母子亂情口述 捧著媽媽迷死人的肉屁股,巨大的利器直刺花蕊,撲

下車后,我跟著媽的身后上樓,望著眼前那碩大豐盈、扭來扭去的屁股,我想,今天這樣的機會一定得上,絕不能錯失良機。一定得看看,媽這肥白的屁股在我的床上是怎樣的扭來扭去。

  進門后,我二話沒說,關上門,與媽對望了一下,媽的臉色有些紅潤,我立即將媽擁入懷中。雙手緊緊地摟著媽的整個身子。媽似乎在顫抖。我順勢摟了過去。媽笑著說:「小棟,你今天怎么了?」我無言,準備親吻她,她將頭扭到了一邊。我沒有強行,我知道,媽只是面子問題而已。隨后,我用左手從媽的后腰撫去,黑裙下是那豐滿的屁股,不由分說,我用手徑直探入后臀,裙子下面,已是媽的褲頭。「我想你好久了!媽!」我意識到此時不能再正兒八經,必須直接了當。媽可能已經完全意識到那天的結果,豐臀款款,在我的懷里不斷地扭來扭去,我知道那是她做母親必要的姿態。「媽,我想你已經到了不能自控的地步了!我知道這可能不對。小芬懷孕這段時間,我快憋死了!媽,你答應我吧!」我將火熱的雙唇緊緊貼向媽的雙唇。媽已經氣喘吁吁,豐滿的屁股在我的懷中仍然左右款擺,但沒有言語,最后任我的手在她褲頭內自由出入。天!朝思暮想多年的媽,夢想多年的白屁股,此刻就在我的懷里,而我的另一只手已在媽水淋淋的桃花源邊,媽喘息連連:「小棟,我能答應你什么?好了,別胡鬧了!我可是你媽啊!」「我知道,我要的就是媽!」「胡說,我可是你媽啊!」「我知道!」「知道就行,知道就不能胡來啊!」媽輕輕地安慰著我,手輕撫著我的手。

  「你知道嗎?我要的就是媽。13歲起,我就想你了——」「媽,上床吧!」我近乎哀求,不由分說,將幾乎軟癱的媽抱到了床上。

  說什么都是多余。媽是過來人,她深知此時我們兩人的處境:孤男寡女,同處一室,盡管是母子,但我們在車上已有了前戲。話已說到這個份上,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。她也沒有再多拒絕,只是略顯被動。我認為那是她作為一個母親,在與兒子上床前即使是做也要做出的矜持。

  當我在床上脫去她的褲頭,掀起那條黑色的裙子時,媽兩條白生生的大腿盡顯眼底,兩胯交接處,是我夢想多年之所在。我迅速脫掉褲頭,用手輕撫媽緊鼓起的蔭阜,那里已是汪洋一片,隨即騰身上去,長驅直入,陣陣溫熱深深霎時緊裹著我:「媽!」也許太激動了,我雙手緊緊捧著媽的屁股,這豐滿的屁股在我手中,是無比的厚實和白嫩。我象牛一樣奮力挺進,但沖擊了三四十下,便一瀉如注。

  一切來得太突然,一切又這樣無能地結束。從13歲起,我就夢想得到媽,這下可好,三下兩下就結束了,真丟人!我感到沒有絲毫男人和兒子的自尊。媽在床上喘著氣,我又撲進她的懷中,她緊緊地摟了過來:「別急,沒事!」媽的善解人意忽然刺激了我的臉面。我一手撫摸著媽的乳房,將頭深埋在她的前胸,將舌頭伸進媽的嘴里,與媽的舌頭絞在一起。我再次感受到媽那溫熱豐滿的身軀,黑色的裙子掀在媽的上半身,更顯媽的風情。我雙手又向媽的屁股探去。

  眼前的一切,是真的嗎?剛才來得太急促,還沒有來得及細看媽雪白的屁股。

  這下,我可要好好地享受這多年的夢想。

  我摟抱著媽媽,媽媽也緊緊摟摟著我。也許是雙方意猶未盡,從相互摟抱到撫摸,我們象天下所有的男女一樣。接下來,我分開媽的大腿,媽似乎會意,我將頭埋向媽的雙胯間:這里混合著莖子和媽蔭道液體特有的味道。雪白的蔭阜象個小饅頭般以鼓著,我扳了一下媽的身體,將她整個雪白的屁股對著了我。

  13年過去了,26歲的我感到媽的屁股仍然是當年那樣雪白,只是比以前略肥碩了些,但絲毫不影響媽的身材,反而更有成熟婦人的肉感滋味,48歲了,這是我的生身母親!只因為當年大堤下那個雪白的令我神往的偉大的屁股啊!而現在,這個屁股被我結結實實地懷抱著、撫摸著。媽啊!我將臉緊緊貼在媽的屁股上面,熱烈地親吻起來。

  自從婚后,我曾與小芬無數次做愛,就曾經無數次想得到過這個屁股,而這個屁股現在就在我的胯下,就在我的懷中,雖然剛才時間太短,可一想起媽那豐滿的蔭戶間,已有了我無限的莖子。一時間,我的下身又象鐵棍般雄起。

  「媽!」弄了一會兒,我又輕輕地將媽翻身在床,撩起黑裙,雪白的屁股朝上,將JB緊頂著媽的豐臀,媽似乎也感覺到我的再次來臨,身體開始呻吟扭動起來。

  JB在媽的雙臀間不停地游移,我拿著JB嘗試著從媽的蔭道進入,也許是剛才的余波還在,媽雖然身體朝下,但洞門大開,我輕易地再次進入那潤濕迷人的沼澤。故鄉啊!我來了!

  媽的呻吟刺激著我,我用手扳著媽的胸部,JB深深地刺入花心深處。不緊不慢,九淺一深。JB越盤越大,越盤越硬,媽在我的身下,開始有些呻吟。我怕媽身體不支:「重了嗎?」我只感覺到媽屁股的溫熱,身下的媽似乎已不能言語,下身只是隨我緊緊蠕動,節奏從容。隨后,我又將媽臉面向上,黑裙掀至她的上身,將媽的大腿盡力分開,JB直抵花心。

  「沒事,你著勁弄。小棟!哼,哼,哼!」象夢幻,捧著媽的屁股,我一會兒輕挑,一會兒猛搗,時進時出,媽下體流出的汁水,源源不斷淌滿了我的雙手。
歡迎訪問攻略博士口述游戲,更多,精彩口述實錄文章,盡在alcala-pet.com!!

  媽啊,你可知,就沖著這肥碩的屁股,即使我與小芬作愛,眼前也常有你的面容,你的屁股,你的蔭道,就是我的故鄉,我要將這雪白肥嫩的屁股當作我今生快樂的源泉。「小棟啊!輕點!」仿佛拼了命似的,我的JB猶如油田的鉆頭深深地在媽的花房鉆探、扎根。

  「你還把媽弄死吶!」當我作最后的沖鋒時,媽的蔭道象熱浪一般地灼熱,我知道,那是生我養我的48歲老媽的高潮。我緊緊地捧著這一握肥碩,任JB與媽的花房深處一同顫動。

  「花徑不曾緣客掃,蓬門今日為君開。」我知道,蓬門今日今已入!今天起,媽雪白的屁股終于實實在在地得到了!高潮過后,是短暫的沉默。沉默中,是雙唇的絞著。

  熱吻過后,媽悄悄說道:「小棟,你剛才說什么,13歲什么事?」我有些不好意思,企圖支支吾吾。媽似乎有些發覺,緊緊追問:「13歲,你做了什么?」「是的,媽,你還記得我13歲那年,我們到外婆家的那次嗎?」「是什么,去外婆家太多了,哪記得是什么?」「我在大堤上看自行車,你在大堤下面的那次。」「呵,不記得了!確實不記得什么了。」媽脈脈對望著我,眼角的魚尾紋笑得慈愛而性感,白生生的大腿性感地橫在床上。那年,我十三歲,媽帶我去外婆家。當我們從所居住的縣城騎自行車行至一個大堤時,媽匆匆停下,叫我在大堤上看著自行車別走,她一人來到了坡下。

  我很聽話的在大堤上面。等了一會兒,媽還沒有上來,年少的我有些著急,便急匆匆往坡下找媽媽。天!我看到了一幕驚人的景象:原來媽正蹲在大堤下面小便。

  那是一個陽光很強的下午,在陽光的照射下,媽媽的屁股分外雪白,屁股很大,就象家里那面白色的大面盆一樣沖著我。我被誘惑得幾乎不能離開,緊緊地盯著,又被怕媽發現,心里的感覺是,媽媽的屁股真白真好。

  這個情景在日后,一直深深地刺激著我。當天晚上,我就在自己的小床上,一面想象著媽媽雪白的大屁股,一面弄著自己的小JJ,開始了人生的第一次遺莖。

  十六歲那年暑假。也還是在外婆家,我親眼看到了媽媽和爸爸作愛的情景,而且是媽媽撅著屁股,爸爸在后面用后背式的那種。當時,媽媽扶著桌子,爸爸從后面用力地插入,媽媽氣喘吁吁。那是一個下午,當我從外婆這邊的門縫偷看時,小JJ幾乎硬得象個小鐵棍,心中想象著什么時候能有機會進入媽媽的雙胯間門多好。與我想象的不一樣,原來,從后面也可以插入蔭道的[ 我講的不是肛交].我可憐的性知識真是少得可憐,是媽媽和爸爸使我無師自通。但最重要的是媽媽雪白豐滿的屁股,使我改變了對媽媽的看法。在我的眼里,媽媽已不僅僅是我的媽媽,也是暗戀的性對象。

  媽媽燒飯的手藝在我們所住的那個大院很是有名,尤其燒得一手很好的紅燒肉。因此,在我少年的心目中,媽媽給我的感受一直很溫馨:就是紅燒肉和白屁股。紅燒肉從小吃到今天,到哪里我都能知道那是媽媽的味道,而媽媽那肥大的白屁股我卻從來沒有摸過,更沒有象爸爸那樣有肌膚之親了,一直到了婚后,我也常在夢中幻想:什么時候能親身嘗嘗媽媽的白屁股吶?!那種令我神魂顛倒的肉屁股吶?!這種嘗試,是指后入式,不是指肛交,那我從不喜歡。盡管,自己覺得這種想法有些罪惡,但我還是常常不能自己。

  不要說后入式了,前入式也一直沒有發生。那雪白的屁股真折磨人啊!這種狀況一直到后來上了大學、娶妻生子后,也沒有絲毫好轉。

  然而,夢想還是發生了!

  1999年那年夏天,我在南方的那座城市終于生了個兒子。媽媽也從一名企業會計成了一名48歲的下崗者,隨后,在我那不大的小家內做起了我的保姆。慚愧,那算不得什么家,只是便宜的二手房。

  在妻子生產前,爸媽便商議,由媽與我們同住。倒霉的是,妻子小芬是剖腹產,前后住院了近半個月。然而,這半個月內,我多年的夢想終于一朝成真。

  在小芬剛住院不久的一天中午,我們母子兩人一同打的從醫院回家。在剛上出租車的一霎間,我忽然看到了媽黑裙下不同尋常的豐滿屁股,當年那種想嘗試媽的欲望,在這個酷熱的夏天一時間爆發了,且從未有過的強烈。在車上,我魂不守舍,想入非非。媽雪白的大腿近在咫尺,在兒子面前,她沒有任何掩飾,在黑裙子的映襯下,那親切的大腿,白生生的,晃眼得很。盡管歲月已逝,但媽的身材還是令人向往,雖然富態了些,但充滿了性感和肉欲。在車上,我想起了那年大堤下媽媽那大而白的屁股。

  小芬懷孕后,我已經很久沒有嘗到肉味了。此時,我有意將自己的大腿朝媽的大腿靠近,媽起初沒有發現我的意圖。也許是我性壓抑太久的原因,也許是我的動作急了些,當我的手在媽的大腿上撫摸時,媽顯然有意識地作了收攏。而我決定,只有大膽,才能成功。對親身母親的那種欲望,使我在這出租車內也無法停止。

  「媽,你怎么這么多汗?」我象個孝子般很關心的問道。「是的,車上太熱了!」「家里可能更熱,幸好醫院的小芬房間內還有空調!」我故意扯著。

  媽不明就里,我的手停在媽的大腿上面。一動不動。我想,不能操之過急。
歡迎訪問攻略博士,更多,精彩口述實錄文章,盡在alcala-pet.com!!

  我得先象個兒子樣。因為車上還有司機。說實話,在車上很是矛盾,自己心底里起了賊心。想想連自己的親身老媽也不放過,是不是太缺德?但色心還是占了上風:豁出去了,成敗在此一舉。我想:不管成與不成,總算了卻自己多年這見不得人的心愿。

  我把手悄悄從媽的后腰摟了過去,媽先是一怔,朝我望了一眼。我知道,傳統的她并不適應我這種親昵的舉動。我表面若無其事地望著車窗,心中其實也怦怦跳個不停。溫熱的身軀就在我的手中,我知道努力成功,我是要將媽搞到床上去的男人。而絕不能將這種親熱的動作僅僅使她誤解為母子正常的舉動。

  我要讓她明白,她的兒子也是一個男人,尤其是一個妻子正在臨盆生產的人。

  媽是過來人,她不會不明白我這個做兒子此時的性苦惱吧?我想象著媽黑裙下白色的肉體,幻想著與她作愛時,她那肥白屁股的扭動,想象著向那桃源沖刺時的刺激。

  就在我無盡的想象時,我的手開始不安分起來。媽似乎已經意識到什么,扭了扭了身體,我反而,將手更緊地摟向她的腰部:「媽,怎么了,車內是不是太熱?」說著,我又瞎扯,并將她緊摟了一下,象個孝順的兒子。奇怪!媽的警惕好象全無,此時我的手更加大膽起來,我要的就是使媽明白我這個兒子的特殊處境。

  從開始手靜止的停放,到輕輕的撫摸,再到有力度的揉捏,我要的就是讓媽明白我放在她豐臀下這雙的不規矩的手的用意。

  車在行駛中,我和媽似乎有了默契,她也有意識地靠緊了我,任我的手上下游移。我悄悄望去,發現媽白皙的面龐開始有些潮紅,我的手指在緊緊撫摸,在品味,可能是媽怕司機發現異常,或是媽也有意于我[ 我想媽離開爸已一個多月了,她不會沒有婦人之心] ,我在撫摸她時,她先是緊屏氣息,但終于有些緊張,甚至有些氣喘,以致于我們下車時,那個四十多歲的出租車司機好奇地望了我們好幾眼。

  我大膽斷定,媽在車上對我的撫摸是有心的。我感到她白嫩大腿上傳來的溫熱和滿足感,為了驗證,我從媽的大腿上騰出右手,轉而從車的后背,開始輕摸媽那豐滿的臀部,當年那雪白的屁股就在我的身邊,不能猶豫,要趁熱打鐵,我暗下決心,于是,從黑裙外面用大手對媽的右屁股上握了個滿臀,并使勁按了幾按,幾乎是揉的動作,那豐滿的臀部緊挨著我,媽沒有給我任何拒絕。 有戲!

  說實話,此時的我也確實下作,我想,即使我這些舉動過分,媽也不會在司機面前拒絕吧!結果,果然如此。當然,老媽也是樂在其中的,這是后話。「媽在大堤下小便,屁股雪白,我一輩子也望不了!」我撂起黑裙,將媽的大屁股端坐懷中。「小東西,你才13歲啊?媽怎么生了了你這樣一個兒子!」「媽,你的屁股太白了!小芬的也沒有你白。」我輕輕地在媽的耳畔說道。

  「瞎扯!」媽似乎有些害羞。

  我忽然又來了勁,母子二人的褲頭都還沒有穿上,媽只是黑裙在身,此刻,我裸露的JB又昂然挺立。肉屁股就在眼前,我知道,媽的蓬門仍然洞開。我壞壞地在媽的白屁股上重重地撫摸著:「真的。小芬的屁股沒有你的大。」媽笑道:

  「有多大?!」帶有魚尾紋的眼角,此刻春意朦朧,這下,興致的老媽主動將熱烘烘的大白屁股又覆蓋了我的整個JB:「棟兒,媽知道一個男人在這段時間不容易。媽是你的,跑不掉!」此時,媽慈愛而曖昧地笑對著我。「只是,只是你千萬也不能讓你爸——和小芬知道呵!!」「知道!」呵。原來,媽還擔心這個!我傻啊?!

  我立即用雙手緊箍住媽的白屁股,硬硬的JB又支了起來,隨即陷入無邊的沼澤中:「我會永遠保密的,媽!」「我也是!」媽又開始氣喘吁吁起來。有了與媽的第一次,才知食肉知髓的滋味。也許有人要說是我這個做兒子的變態,干嘛與自己48歲的老媽上床?世上難道沒有其他年輕女人?錯!大錯特錯!!

  前面我已講了迷戀老媽的原因。對,就是那雪白的屁股、磨盤一般的屁股,那是開啟我與母親通奸的主要原因。但我還沒有講媽在床上的味道、與媽做愛的切身感受。

  說實話,睡上自己的母親可能是一個男人一生中最刺激、最有征服力的事了。

  至少,對我這樣來說。當然,母子能夠私下相通,必須取決于母親的性感程度和母子二人的相親程度這兩者。母親沒有一定的姿色,兒子的性欲可能就無從談起,最起碼,母親能夠誘惑兒子,使兒子覺得母親是自己向往的性伴侶;母子如沒有感情,也無法與她溝通直至上床,因為,這畢竟有兩代人的血緣關系。而我恰恰同時具備了兩者。

  我得具體說一下我的老媽了。前面已經說了,是當年老媽的屁股深深誘惑了我,才使我最終與她上床。生活中,母親一直是個性感美麗的女人,她三十多歲時就開始燙發,白晳的臉盤上總是洋溢著笑容。她的人緣很好,在我們那個大院里,只要她一出現,鄰居尤其是男人的目光總很特別。在我童年的記憶中,媽曾無數次次摟著我,親我,當然,這些都是13歲之前的記憶。

  在我看見她的屁股,一夜之間性忽然覺醒后,也就是十三歲后,她對我就好象沒有什么特別的親近之處了。也許,在她眼里我已經算是長大了。媽的身子是屬于很豐滿的那種,但是腰卻纖細,加之性格溫和,聲音婉轉,在我的內心深處,少年的我開始將她作為我未來的妻子的模樣。夏天時,她常常是身著裙子,雪白的的腿總是熱情無比地在我們那個大院內白花花地穿梭。


  我記得大院內有個色迷迷的叔叔,他的兒子叫小根,與我是小學同學。那天,我在大院內玩,他在我媽從大院上樓后,壞笑著對我悄悄說:「叔叔告訴你一句話!」「什么話?」我不明就里。「可不要對別人說啊!」他故作神秘「嗯」「世上兩大補,肥鷓鴣,娘屁股!你看你媽的屁股可好看了!」那時,我十一二歲,還不很明白男女之情,只知道這是句壞話,憤怒地回了他一句:「才你娘的屁股呢!」當然,現在我深深地知道,媽的肥屁股里到底有什么好處了,不止是那源源的瓊漿玉液,更有那在我身底下扭動時的狂放和勁兒,那種被我征服的快感,無法忘卻,也正如我給老媽花心深處的東西那樣,每次她那肥肥的屁股也滿滿足足。

  這句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。到了在大堤下見過媽那磨盤一樣的白屁股后,有好幾次,我想偷看媽在家洗澡,但始終沒有狗膽。只是在私下,當家中無人時,我才悄悄到她的房間,取出媽的褲頭拼命地親吻,深深地聞那特有的味道。

  在與媽身體真正相交后,在起初的那幾天內,我覺得多年的夢想似乎實現得太突然。當那天下午,我們母子在小芬生產的醫院再次出現時,我們彼此都知道雙方的身份,此時已經變了,母親、兒子、情人兼有了。只是妻子小芬不知而已。

  我知道,這是我們母子二人永遠的秘密,否則,這將被世人嘲笑、唾棄。

  那幾天,我們倆都非常渴求著對方,好在是夏天,從醫院一到家,我們就能掩門迅速合歡一次。那種母子偷情的滋味勝似新婚夫妻。說也奇怪,媽下身流出漣漣的汁水流的比年輕的小芬要多得多。我問媽什么原因,媽也似乎有些害羞,她說自己也不明白,自己也覺得的確比以前多了。想想也是,老爸與我的性能力怎能相提并論呢?況且,這深深的肉欲背后,是母子亂倫的刺激,是種前所未有的新鮮感。

  說起媽的味道,我無法找到合適的語言,如果非得說出來,就是:別有洞天。

  媽的玉門關,雖說是那種48歲的半老徐娘,但那深深的蓬門,是我自小就向往的的天堂;而那雪白的肉屁股,是我13歲就向夢想的白色原野。非親身嘗試,三言兩語,道不明也。

  大約在我們母子二人發生關系后的一周,醫院通知小芬出院。其實,我和媽心里都渴望能再遲點出院該多好,那樣,我們能更有互通的空間和時間。可金錢是硬道理,經濟不寬裕的我,很快帶著小芬辦理了出院手續,回到了我們的那個小家,那個已經徹底改變我們母子關系的二手房。

  在那個炎熱的夏天,我對媽的情欲如日中天,雖然在這期間,我們已彼此合二為一,但那種渴望多年的思母之心,并沒有完全得到緩解。而回家,我犯了難:雖然是兩室一廳,盡管媽有單獨的的房間,但小芬坐月子,一下也不會離家。

  這種情欲時刻折磨著我,媽的外表倒似乎沒有什么反應,但我從前幾天她床上的感覺知道,她也不會不迷上這種與我做愛的向往和情欲的。

  由于妻子生產和體質的原因,出院前,醫生一再叮囑,近期不要與妻子發生性關系。對妻子倒無所謂了,而我,只是對身邊這個可望不可及的人,無法近身交歡,時刻感到苦悶。買菜、做飯、洗尿布、洗衣服、上班,是我們單調生活的全部。晚上,媽一人睡在隔壁,有時兒子鬧夜,她進來過問。人雖在眼前,卻靠不得身。欲火攻心的我,恨不得想與媽外出開房間,但也心存害怕,畢竟見不得人,萬一被人發現,豈不是要命?

  有時在廚房,我就悄悄用手捏著她的手,并不言語,一會兒撫摸一會她豐滿的屁股,好讓她知道我的用意,媽只是溫柔地輕笑,并沒有什么更進一步的實質性動作。下車后,我跟著媽的身后上樓,望著眼前那碩大豐盈、扭來扭去的屁股,我想,今天這樣的機會一定得上,絕不能錯失良機。一定得看看,媽這肥白的屁股在我的床上是怎樣的扭來扭去。

  進門后,我二話沒說,關上門,與媽對望了一下,媽的臉色有些紅潤,我立即將媽擁入懷中。雙手緊緊地摟著媽的整個身子。媽似乎在顫抖。我順勢摟了過去。媽笑著說:「小棟,你今天怎么了?」我無言,準備親吻她,她將頭扭到了一邊。我沒有強行,我知道,媽只是面子問題而已。隨后,我用左手從媽的后腰撫去,黑裙下是那豐滿的屁股,不由分說,我用手徑直探入后臀,裙子下面,已是媽的褲頭。「我想你好久了!媽!」我意識到此時不能再正兒八經,必須直接了當。媽可能已經完全意識到那天的結果,豐臀款款,在我的懷里不斷地扭來扭去,我知道那是她做母親必要的姿態。「媽,我想你已經到了不能自控的地步了!我知道這可能不對。小芬懷孕這段時間,我快憋死了!媽,你答應我吧!」我將火熱的雙唇緊緊貼向媽的雙唇。媽已經氣喘吁吁,豐滿的屁股在我的懷中仍然左右款擺,但沒有言語,最后任我的手在她褲頭內自由出入。天!朝思暮想多年的媽,夢想多年的白屁股,此刻就在我的懷里,而我的另一只手已在媽水淋淋的桃花源邊,媽喘息連連:「小棟,我能答應你什么?好了,別胡鬧了!我可是你媽啊!」「我知道,我要的就是媽!」「胡說,我可是你媽啊!」「我知道!」「知道就行,知道就不能胡來啊!」媽輕輕地安慰著我,手輕撫著我的手。


  「你知道嗎?我要的就是媽。13歲起,我就想你了——」「媽,上床吧!」我近乎哀求,不由分說,將幾乎軟癱的媽抱到了床上。

  說什么都是多余。媽是過來人,她深知此時我們兩人的處境:孤男寡女,同處一室,盡管是母子,但我們在車上已有了前戲。話已說到這個份上,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。她也沒有再多拒絕,只是略顯被動。我認為那是她作為一個母親,在與兒子上床前即使是做也要做出的矜持。

  當我在床上脫去她的褲頭,掀起那條黑色的裙子時,媽兩條白生生的大腿盡顯眼底,兩胯交接處,是我夢想多年之所在。我迅速脫掉褲頭,用手輕撫媽緊鼓起的蔭阜,那里已是汪洋一片,隨即騰身上去,長驅直入,陣陣溫熱深深霎時緊裹著我:「媽!」也許太激動了,我雙手緊緊捧著媽的屁股,這豐滿的屁股在我手中,是無比的厚實和白嫩。我象牛一樣奮力挺進,但沖擊了三四十下,便一瀉如注。

  一切來得太突然,一切又這樣無能地結束。從13歲起,我就夢想得到媽,這下可好,三下兩下就結束了,真丟人!我感到沒有絲毫男人和兒子的自尊。媽在床上喘著氣,我又撲進她的懷中,她緊緊地摟了過來:「別急,沒事!」媽的善解人意忽然刺激了我的臉面。我一手撫摸著媽的乳房,將頭深埋在她的前胸,將舌頭伸進媽的嘴里,與媽的舌頭絞在一起。我再次感受到媽那溫熱豐滿的身軀,黑色的裙子掀在媽的上半身,更顯媽的風情。我雙手又向媽的屁股探去。

  眼前的一切,是真的嗎?剛才來得太急促,還沒有來得及細看媽雪白的屁股。

  這下,我可要好好地享受這多年的夢想。

  我摟抱著媽媽,媽媽也緊緊摟摟著我。也許是雙方意猶未盡,從相互摟抱到撫摸,我們象天下所有的男女一樣。接下來,我分開媽的大腿,媽似乎會意,我將頭埋向媽的雙胯間:這里混合著莖子和媽蔭道液體特有的味道。雪白的蔭阜象個小饅頭般以鼓著,我扳了一下媽的身體,將她整個雪白的屁股對著了我。

  13年過去了,26歲的我感到媽的屁股仍然是當年那樣雪白,只是比以前略肥碩了些,但絲毫不影響媽的身材,反而更有成熟婦人的肉感滋味,48歲了,這是我的生身母親!只因為當年大堤下那個雪白的令我神往的偉大的屁股啊!而現在,這個屁股被我結結實實地懷抱著、撫摸著。媽啊!我將臉緊緊貼在媽的屁股上面,熱烈地親吻起來。

  自從婚后,我曾與小芬無數次做愛,就曾經無數次想得到過這個屁股,而這個屁股現在就在我的胯下,就在我的懷中,雖然剛才時間太短,可一想起媽那豐滿的蔭戶間,已有了我無限的莖子。一時間,我的下身又象鐵棍般雄起。

  「媽!」弄了一會兒,我又輕輕地將媽翻身在床,撩起黑裙,雪白的屁股朝上,將JB緊頂著媽的豐臀,媽似乎也感覺到我的再次來臨,身體開始呻吟扭動起來。

  JB在媽的雙臀間不停地游移,我拿著JB嘗試著從媽的蔭道進入,也許是剛才的余波還在,媽雖然身體朝下,但洞門大開,我輕易地再次進入那潤濕迷人的沼澤。故鄉啊!我來了!

  媽的呻吟刺激著我,我用手扳著媽的胸部,JB深深地刺入花心深處。不緊不慢,九淺一深。JB越盤越大,越盤越硬,媽在我的身下,開始有些呻吟。我怕媽身體不支:「重了嗎?」我只感覺到媽屁股的溫熱,身下的媽似乎已不能言語,下身只是隨我緊緊蠕動,節奏從容。隨后,我又將媽臉面向上,黑裙掀至她的上身,將媽的大腿盡力分開,JB直抵花心。

  「沒事,你著勁弄。小棟!哼,哼,哼!」象夢幻,捧著媽的屁股,我一會兒輕挑,一會兒猛搗,時進時出,媽下體流出的汁水,源源不斷淌滿了我的雙手。

  媽啊,你可知,就沖著這肥碩的屁股,即使我與小芬作愛,眼前也常有你的面容,你的屁股,你的蔭道,就是我的故鄉,我要將這雪白肥嫩的屁股當作我今生快樂的源泉。「小棟啊!輕點!」仿佛拼了命似的,我的JB猶如油田的鉆頭深深地在媽的花房鉆探、扎根。

  「你還把媽弄死吶!」當我作最后的沖鋒時,媽的蔭道象熱浪一般地灼熱,我知道,那是生我養我的48歲老媽的高潮。我緊緊地捧著這一握肥碩,任JB與媽的花房深處一同顫動。

  「花徑不曾緣客掃,蓬門今日為君開。」我知道,蓬門今日今已入!今天起,媽雪白的屁股終于實實在在地得到了!高潮過后,是短暫的沉默。沉默中,是雙唇的絞著。

  熱吻過后,媽悄悄說道:「小棟,你剛才說什么,13歲什么事?」我有些不好意思,企圖支支吾吾。媽似乎有些發覺,緊緊追問:「13歲,你做了什么?」「是的,媽,你還記得我13歲那年,我們到外婆家的那次嗎?」「是什么,去外婆家太多了,哪記得是什么?」「我在大堤上看自行車,你在大堤下面的那次。」「呵,不記得了!確實不記得什么了。」媽脈脈對望著我,眼角的魚尾紋笑得慈愛而性感,白生生的大腿性感地橫在床上。那天晚上,媽和我在客廳吃飯,席間,我開始緊捏媽的手,媽嚇壞了,她可能怕我繼續下去,用筷子直指小芬的房間,她似乎很害怕,而我下身硬得不行,又將手轉至桌下,在她的大腿上使勁地搓捏,隨即摸向她的屁股。媽遲疑了一下,立刻用眼神瞪了瞪我,示意我不要進行下去,并慌張地離開了桌子。


  我知道,她怕我失去理智。在廚房里,媽故意回避著我,忙碌地洗著碗,我在沙發上無心地看著電視,下身如火一般,腦子里盡是媽白嫩的大腿和豐滿的屁股。那種不發泄不能自制的感覺從未有過。還是忍不住,我象賊一樣地進入廚房,對媽使眼色,媽直搖頭,我用手摟抱著她的整個屁股,用手探入裙中,直抵花房。

  媽連連搖頭,輕聲道:「你要我死嗎?」她似乎有些生氣。我沒有言語,渾身直哆索。我的手指在她的花房,大約攪動了十多秒后,我終于開口:「一會兒,一會兒就行!」 「知道你急,可不好弄?到哪里?」媽的臉紅紅的,聲音幾乎小得聽不見。「我真的要死了!」我乞求著。媽隨即離開了廚房。我只得又跟著出來。

  見我出來,她又進去,兩人好象在生氣似的,我知道她害怕出事。無法說服她,我只得坐到沙發上獨自看電視。過了一會,媽從廚房出來悄悄對我耳語:「馬上!」并用手指了指衛生間!又指了小芬的房間,大聲說道:「小棟,你不幫小芬看看兒子嗎?」。

  我喜出望外,從沙發上跑到小芬的房間,兒子正喝著小芬的奶,見到我,小芬笑著說:「怎么,想兒子了?!」我做賊心虛,連忙親了親她,心里卻想:哪里想兒子,是在想他奶奶吶!「媽吶?」小芬問。「在廚房洗碗吶!」就這樣,我和小芬沒著東沒著西地說了一會兒。忽然,媽在衛生間大聲說道:「小棟,自來水怎么漏水了?能修一下嗎?」小芬說:「媽叫你吶,快去看一下吧!」我恍然大悟:鬼莖的老媽!

  進入衛生間,媽直對我使眼色,自來水左頭正被媽開著,嘩拉拉地大聲地淌著。我立即輕掩上門,燈光下,媽春情盡顯。我的手朝媽的屁股上摸去,隨后直入主題,天哪,此時的竟然媽沒有穿褲頭?!裂縫已濕。我有些疑惑:剛才在廚房,媽還穿著褲頭吶,怎么?呵,還等什么呢?我知道,在這里,我得趕緊與媽短兵相接,打個「短平快」!我速將媽的裙子撂起,媽說:「不用脫!」隨后,也用手撫弄我已經硬起的JB. 時間不等人,我的利器火速進入媽的桃源洞口。

  「快!」媽的氣喘有些緊張,我還未全根進入,媽就迫不及待地挺身對準入口,立即將肥嘟嘟的蔭戶迎合著我,對我聳動起來。小小的衛生間內,我充分享受和體會到了與老媽這一前一后、主動迎戰的肉搏技術。

  自來水龍頭嘩嘩流水的聲音,蓋住了我們下體的沖擊聲。相別好幾天,不與媽合歡已經無法自制了。生姜到底是老的辣,老媽就是老媽,不愧是老媽高明,感謝她設計的巧妙:此刻,衛生間里,母子二人身上果然有兩處真的在「漏水」!

  時不我待,我緊緊地抓著媽的兩瓣肥白屁股,一下一下緊抵墻上奮力沖殺,下身直抵花心著力絞動、積蓄已久的力量深深沖撞著媽的蔭道和子宮,嘴唇緊抵著媽的雙唇,燈光下,媽一聲不吭,臉興奮得有些變形。小小的衛生間內,伴著兩人的無聲大戰,只有嘩嘩的自來水聲和媽輕輕的喘息。

  前后三分鐘左右,我將幾天來相思的莖水,全都射入了媽的蓬門深處。當我撥出JB時,透明的莖液點點滴滴流在媽雪白的大腿上。刺激得不行,意猶未盡,我又蹲下身來,扳過老媽的身子,臉朝衛生間的墻壁,用手從前面緊緊箍住媽的腹部,拼命親吻老媽雪白豐滿的屁股,兩只手拼命揉搓著,媽用雙手反摸著我的頭,壓抑著喘息聲。

  隨后,我穿上褲頭,匆忙離開衛生間。嘩嘩的自來水仍然響著,老媽連忙用毛巾在下身打掃整戰場,那嘩嘩的自來水一直掩飾著我們的偷歡。「這么快,修好了?」來到臥室,小芬問。「嗯,沒事,只是水龍頭有些松了。」在回答妻子的問話時,隨后,媽也很快來到了房間:「煩死了!小棟,那個自來水龍頭該換了!」說著,不動聲色地坐到小芬的床邊。細細望去,身著黑裙的媽是那樣的端莊,面色似乎還有些戰后的潮紅,眼角的魚尾紋還是那樣迷人而慈愛,而小芬并不知道,就是這個黑裙下的雪白屁股,剛才還洞門大開,被我在衛生間奮力灌足了「自來水」,而她多年使用的「自來水龍頭」,也早已被我這個兒子真正地偷「換」了。俗話說,妻不如妾、妾不如偷。而我要說:妻不如母,加之在妻子眼皮底下偷母。這種感覺何止是刺激二字可以概括?

  望著床邊與小芬說笑的媽,我心底不禁為媽的鎮定和剛才的活力和風搔驚嘆:有這樣的老媽,我怎能不在她身上用心用力,否則,豈不是虛度一生?!

  古語道:肥水不流外人田,面對自家的這塊肥田,我這個耕夫,怎么不用母親賜我的這有力梨鏵為她、也為自己勤奮耕耘?

  說實話,小芬那年輕的田地也沒有媽的水草豐茂和油水充沛。而這一切,不得不感謝13歲那年,媽在大堤下那磨盤一般的雪白屁股,是它才給了我13歲少年的夢想,給了我膽量和動力,也才使我從26歲起,身為人夫、更為其子而與之淋漓盤桓、交股纏綿。2002年暑假,妻子出國進修三個月。兒子小全也一晃三歲了。

  這三年間,我和媽的關系進入了全新時期。秘密的母子私通,使媽變得日漸莖神煥發起來,絲毫不象與她同時期已退休的女人。雖然,這期間,除妻子小芬之外,我也偶爾有過與其他兩三個女人的性關系,但那都是逢場作戲,在應酬場合不得而已而為之,并沒有一個象我對媽那樣主動纏綿的。當然,這些女人也沒有一個能有媽在床上的滋味醇厚,只是有一個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