鄰里曉秋 啊…好熱……好癢……不要…把這個拔出去…好難受啊…

2007年2 月14日西洋情人節。曉秋,一個去年被發好人卡,榮譽加入去死去死團第18屆編號7214007的會員。在今天將實行計劃了一整年的邪惡行動,若是要問他為什么準備了這個計劃的話,他回答說。

  「那是當然的嘍!隔壁的那一對狗男女,居然在我去年被發卡的時候,卿卿我我的在我隔壁吃燭光晚餐,傷害我弱小的心靈。哼哼哼……這對狗男女,準備接下我一整年的怨念吧……」2 月14日早時8 點,躲在窗邊監視隔壁大門的曉秋,親眼確認隔壁怨恨對象的男性出門,計劃行動開始。

  「叮咚、叮咚……」

  曉秋在身上藏著幾個道具,帶著虛偽的笑臉按響了隔壁的電鈴。

  「來了、來了!請問你找哪位?」長發的水町帶著疑惑詢問。

  「你好,我是住在隔壁的,我剛剛有看到一個人鬼鬼祟祟的,從你家樓頂爬了進去。所以想來通知你一下,讓你小心一點,免的出事。」很聳動的謊言,為了今天,曉秋想了一個多月才想到這一番話,并且對著鏡子把表情練的毫無缺漏,有絕對的自信讓對方上當。

  「真的!?從哪里爬進來的,我是不是報警比較好?」水町果然上當,慌忙的問怎么辦。

  「不用擔心。」曉秋忍著笑,比比放在玄關的電話機「最近小區里沒有什么事情發生,告訴警察的話,警察也不會很慎重的處里的。所以你還是打個電話給親友,讓他們過來保護你,這樣也安全的多。」「對喔,我還能叫達也回來保護我。真是謝謝你的提醒,我這就去打個電話讓他回來。」「不用客氣,我們是鄰居嘛,應該親密的相處才對。」嘴巴上是這樣子說,但是曉秋卻是在心里想「是啊,等一下我們就應該「親密」的相處相處,嘿嘿嘿……」「嗯!?嗚嗚…嗚……」曉秋趁著水町轉身的時候,從懷里拿出準備多時的迷藥手帕,蓋在水町的口鼻上,將水町給迷昏。

  水町柔軟豐滿的身體,無力的靠在曉秋身上。

  早時8 點半,逆襲計劃下一步。

  曉秋將水町搬回了家里,給水町換了訂購的特制皮衣,用準備好的器具鎖住水町后,將水町放在特制的隔音房里面。

  這間隔音房間是半年前曉秋請人特制的,能夠隔絕任何音量傳出,但是卻可以由隱藏裝置的喇叭與麥克風聽到外面的聲音,里面還放置了一個大屏幕與攝影鏡頭遙控裝置。

  「醒了嗎?歡迎你來到我為你準備的處刑室。」「啊─────!!!救命啊!你不要過來!走開!走開啦!」水町醒來,就看到自己被換上變態的皮衣,雙手雙腳被皮衣上的扣環固定在背后。她正在一間漆黑的房間里,房間里只有一盞小燈照明,角落里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些SM在用的器具,而之前看到的鄰居正一臉笑容的站在自己的面前,就猜到自己已經被眼前的鄰居給綁架了。

  「你要干什么?不要靠過來!來人啊!救命啊!!!」水町驚恐的大聲呼叫。

  品性單純的她,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,只懂得大聲呼叫而已。

  「不用當心,我不過是要與你好好相處而已,想必我親密的鄰居很樂意與我增加一些更「親密」的關系吧。」曉秋將皮衣底褲的拉煉拉開,水町飽滿的蔭部出現在曉秋的眼前。

  「喔…真是漂亮的粉紅色,讓我來嘗嘗味道如何。」曉秋含住水町的兩片蔭唇,舌頭在縫隙上勾畫,輕輕的挑開蔭核上的包皮,開始舔吸腫脹的蔭核。

  「啊…啊…不要啊……那么臟的地方…我…我居然有感覺了……」家較嚴謹的水町,連做愛都只準正常體位,從來沒有被人舔吸過那個地方,心理居然有一股叛逆的快感。

  「喔喔喔…這么快就泛濫成災了,這么多的蜜汁怎么可以浪費了,我要全部吸光。」曉秋再接再厲,將舌頭長長的伸進桃園洞里面去,用力的抽插攪拌了起來,嘴里也用力的啜吸水町的蔭唇。

  「不要…不要……太刺激了!我受不了了!要去!去了!!!」可能是沒受過這種刺激,水町居然高潮到潮吹,噴濺的銀水打濕了曉秋的衣服。

  「你這個銀蕩的女人,居然爽到噴出來了,看來好像是很滿意我的服務。不過這只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,不要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喔。」曉秋脫下濕淋淋的上衣,露出鍛練過的莖壯肌肉,拿取了放在一邊的各種道具。

  接著,曉秋開始在水町的身上抹上一種刺激性的軟膏,并且在一支按摩棒上面也抹了一層,然后扳開水町的小裂縫塞了進去。

  這支按摩棒雖然比較細,可是馬力十足的很會扭,根部還有一支會震動的小分岔。為了防止按摩棒掉出來,曉秋還特地在水町的腰上綁了麻繩,繞過了跨下把按摩棒壓著。

  然后曉秋用眼罩綁住水町的眼睛,手上拿著一支羽毛,用羽尖輕輕的挑逗充血的蔭核。

  「怎么樣啊,爽不爽啊,是不是很舒服呢?」

  「啊…好熱……好癢……不要…把這個拔出去…好難受啊……」水町開始搔癢的扭腰,身上浮起一片細細的汗珠。

  「還沒完喔。怎樣、怎樣,這樣子搔是不是很癢啊?」曉秋用開始羽毛的羽尖在蔭核邊緣畫圈。

  「拿走開!拿走開!好難受啊!」

  曉秋用羽尖壓了幾下蔭核,輕輕的在上面點著。
歡迎訪問攻略博士口述游戲,更多,精彩口述實錄文章,盡在alcala-pet.com!!

  「啊!啊!甚么東西!刺刺的!痛!」

  「會痛嗎?那我拿開了,想要再刺就要請求我喔。」曉秋怪笑著把羽毛拿開。

  「癢!好癢啊!還是刺我吧!我癢的受不了了!」少了珠針的搔擾,沒想到反而癢的更厲害,水町感覺到蔭核麻癢的發脹,似乎充血脹大了兩倍。

  「喔?先前給你你不要,現在反而想要了。」曉秋輕輕的用羽尖在大腿內側挑逗,就是不去碰蔭核。

  「我說過了吧,現在想要就要請求我。這是你請求人的態度嗎?」曉秋故意捏了捏水町的蔭核「想要嗎?想要我刺一刺嗎?那就請求我啊,只要你開口求我,我就給你一個痛快。」「不!我不要!死都不要!」水町猛力搖頭拒絕。

  「好吧。」

  曉秋將水町皮衣胸前的部份拉開,兩顆巨大的乳肉彈跳了出來。雖然在換衣服的時候就已經看過一次了,但是現在曉秋依然看的有點窒息。

  兩手抓上那一對F 罩杯的蜜乳,手指深深的陷了進去,手掌里可以感覺的到硬硬的兩個點,曉秋開始興奮了起來,緩緩的搓揉那對乳肉。先用力抓一下,雪白的乳肉從指縫里滑了出來,輕輕在根部一握,就可以擠出一個乳球。

  「啊!不要!不要玩我的胸部!啊啊啊!!!」水町高聲尖叫了一下,似乎小小的高潮了。

  「這也不給玩,那也不給玩。好吧,我是很好的一個人,而且也不是這么有空閑的,你就先在這里等一下吧,我去處里一些事情再回來。」曉秋也不再玩弄水町,只是把水町改固定到了木馬上,兩手反折到背后綁起來,密穴里的那只按摩棒與她的雙腳也固定到了木馬上,然后把電源打開就出去了,留下水町在那里喘息扭腰。中午12點,逆襲計劃第三步。

  留下水町一個人在那里已經三個小時,按摩棒的電力也已經照設計剛剛好這時候耗盡,曉秋拿著一些強莖劑進入了房間。

  「怎么停下了?不要停,動起來啊!我還不夠!」水町正在木馬上瘋狂的扭腰。被麻癢與按摩棒刺激了三個小時,這時候的水町有一點莖神恍惚了,上下兩個嘴巴都口水橫流,哪里還有平時大家閨秀的樣子。

  曉秋把水町綁著的兩腳解開,抱著她的腰把她從木馬上抱下來。

  「不要!我還要啊!我還要!」水町兩腳掙扎的踢動。

  「想要被插洞嗎?想要被更粗的棒子插進去,把你的小裂縫給搗的稀爛嗎?」曉秋故意在水町的耳邊吹氣問道。

  「要!要!我要!什么都好!只要能夠進來,什么都可以!」曉秋故意將跨下貼到了水町的手上,含著水町的耳朵說「我這一支棒可比剛剛的那一支要粗、大、長,絕對可以把你的小裂縫給填的滿滿的,直接送你上天堂喔。」然后把水町放到地上,把胯下貼著水町的俏臉磨擦說「不過很可惜的是,現在我兄弟還是軟軟的,而且我事情也還沒有做完,所以沒辦法幫你解癢,你還是自己想辦法解決吧。」「怎、怎么這樣!等…等一下,如果如果我用嘴巴讓它硬起來。是不是…是不是可以給我?」「唉…好吧,誰叫我人好呢,就給你一個機會吧。」解下褲子,把軟小的陽具掏了出來,讓水町用嘴隨意的擺弄。

  半個小時后,由于曉秋在陽具上動了手腳,水町口舌侍奉的效果減的不到三分之一,再加上曉秋平時有鍛煉過,所以到現在陽具也不過是半軟。

  「喂,拜托你快點好不好?我可不想一直耗下去。」「嗯嗚、嗯,滋湫、滋溜、滋湫、滋溜,呼!哈、嗯、嗯、嗯、嗯,嗚嗯。」水町舔弄著半軟不硬的陽具,不停的吸啜著。

  「你聽到了沒?」

  「哈、嗯、嗯、嗯、嗯,嗚嗯。」水町擺頭吞吐曉秋的陽具。

  「你有在聽嗎,耳聾了啊?」

  「唔、呼、噗!」水町依然在吞吐曉秋的陽具。

  「喂!別人在說話你也聽一下啦!」曉秋拉扯水町的頭發,把水町給拉開。

  「噗哈!呀啊!?」突然被拉開,水町的嘴角還牽扯著一條銀絲連在陽具上。

  「夠了,我沒空陪你在這耗。」曉秋把陽具收回褲里去,Z …的把拉煉拉了起來。

  「咦…」水町呆了一下「可…可是你快要硬起來了吧,你也想做對不對?我們來做嘛。」水町躺下來,墊起腳把屁股挺的高高的,對著曉秋晃動她滴水的小裂縫。

  「我老實告訴你好了,與其這樣子不上不下,我還不如自己打手槍還比較痛快。」曉秋故意轉身大力踏步,讓水町知道他要離開了。「像你這樣什么都不讓人玩只想自己爽的銀蕩女人,你就自己在這里等小裂縫癢到發爛吧。」「啊…不!不要!求求你了,你要做什么都可以!我什么也答應!只要你答應跟我做!」「好吧。」曉秋奸笑的拖來一張椅子,在上面立了一根用珠子串成的肛門用按摩棒「你用這個表演肛門自慰給我看,要是可以讓我看的屌起來的話,我就依你所愿的屌你。」水町被曉秋拉到椅子前面,她張開雙腳站在按摩棒的正上方問說「這…這樣有對到嗎?」「喔─贊啊──!」曉秋欣賞的說「你現在這個樣子還真銀蕩,別老是傻站著啊,快一點插屁眼自慰給我看,要不然我就走人了。」水町把腰壓低,讓屁眼被立著的按摩棒抵到。
歡迎訪問攻略博士,更多,精彩口述實錄文章,盡在alcala-pet.com!!

  「唔…嗯,嗯唔、唔嗯、呼!進…進來了。」按摩棒的頭一個珠子進了去。

  「不用先插到前面洞里沾一點水嗎?水都沿著腳流到地上去了,你還真銀蕩啊,還沒碰到就濕成這樣子了。」「嗯哈、哈、哈噫!呼──!」水町用力坐了下去,讓屁眼把按摩棒給吞了進去。被棄以往道德的束縛玩弄自己的屁眼,水町從中感到了背德的快感。

  「你再慢吞吞的我要走人了。」曉秋猛的把按摩器的電源打開,并且把工率調到最大。

  「噫呀啊!噫啊啊、啊噫──!!」

  按摩棒全功率的震動了起來,嗡嗡的馬達運轉聲,隔著水町的屁股肉都還聽的到。水町島趴了地上,屁股噘的高高的,按摩器的柄就像興奮的狗尾吧一樣,欣快的扭甩個不停。

  「哈哈哈!這個好,你的樣子實在是太有趣了!」曉秋高興的拍手問「看你進屁眼進的這么輕松,平常一定很喜歡玩屁眼吧,是不是每天都樂在其中?」「啊、唔嗯!我…啊!我并沒有…哈…我并沒有做過這種事!」水町狂亂的搖頭否認。

  「你少騙人了,你這個變態!」曉秋抓住按摩棒的握柄,用力的把按摩棒抽出來,再捅回去。「你一定常常玩屁眼!要不然明明屁洞干干的,怎么會塞的這么容易!」「啊──!啊──!!」「銀水流的滿大腿都是!」曉秋更快速的抽插按摩棒「兩個洞都這么厲害,我看你一定也常常玩三明治,給兩個男人操!」「沒、沒有!啊、啊─哈啊、噫噫─啊噫─!」曉秋一邊抽插按摩棒,一邊質問說「你說!這么會流水的洞,你怎么配做一個有氣質的女人!這么銀蕩的肉體,你是怎么培養出來的啊!」「那……啊!那是因為你……」

  「什么!?我聽你放屁!」曉秋用力拍打水町彈手的屁股「我有碰過你的屁眼嗎?我有操過你的穴嗎?」「明明就是你自己銀蕩!還敢在這里說謊話!剛剛抬屁股扭腰誘惑我的是誰啊!」曉秋用手拍不夠解恨,改用腳踹了起來。

  「呀啊嗯!噫啊、啊噫、啊啊!!」突然一腳踹中了水町屁股的按摩棒,把按摩棒連柄一起踹進了水町的屁眼里。按摩棒手柄的圓底,卡在了肛門里,整個屁眼都擴張了開來,中間露著圓圓的柄底。水町一個抖顫,居然又潮吹了一次。

  「哈─哈─哈──,居然整根都插到底了,你的屁眼這么行啊?還爽到噴出來了,你這個銀蕩的女人!」曉秋掏出脹的硬梆梆的大玉杵,把軟攤在地上的水町給抱了起來。

  「很好,既然你讓我看的這么有快感,那我就照約定攪爛你的銀穴。」比常人大了一號的玉杵,在爛糊的穴口蹭了兩下,沾滿了銀水之后用力的往水町的小裂縫深處挺進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!!!好粗!好長!好棒的玉杵啊!」曉秋的玉杵將水町的小裂縫撐的滿滿的,輕易的就頂到了穴底。

  曉秋擠噴出來的銀水,一下子就打濕了他的褲子「你看你銀水濺的我褲子都濕了,果然是銀亂下賤的身體。」曉秋的玉杵噗嘰噗嘰的濺起了銀水的水花。

  「啊、啊、啊!好棒!感覺好舒服!」

  曉秋開始賣弄起鍛煉過的的雙向回旋技巧。

  「唔、啊啊!用力的摩擦起來了!」水町下意識的夾緊了小裂縫,屁眼里的按摩棒震動與玉杵夾到了一起,更是震的小裂縫水流不停。2007年2 月14日西洋情人節。曉秋,一個去年被發好人卡,榮譽加入去死去死團第18屆編號7214007的會員。在今天將實行計劃了一整年的邪惡行動,若是要問他為什么準備了這個計劃的話,他回答說。

  「那是當然的嘍!隔壁的那一對狗男女,居然在我去年被發卡的時候,卿卿我我的在我隔壁吃燭光晚餐,傷害我弱小的心靈。哼哼哼……這對狗男女,準備接下我一整年的怨念吧……」2 月14日早時8 點,躲在窗邊監視隔壁大門的曉秋,親眼確認隔壁怨恨對象的男性出門,計劃行動開始。

  「叮咚、叮咚……」

  曉秋在身上藏著幾個道具,帶著虛偽的笑臉按響了隔壁的電鈴。

  「來了、來了!請問你找哪位?」長發的水町帶著疑惑詢問。

  「你好,我是住在隔壁的,我剛剛有看到一個人鬼鬼祟祟的,從你家樓頂爬了進去。所以想來通知你一下,讓你小心一點,免的出事。」很聳動的謊言,為了今天,曉秋想了一個多月才想到這一番話,并且對著鏡子把表情練的毫無缺漏,有絕對的自信讓對方上當。

  「真的!?從哪里爬進來的,我是不是報警比較好?」水町果然上當,慌忙的問怎么辦。

  「不用擔心。」曉秋忍著笑,比比放在玄關的電話機「最近小區里沒有什么事情發生,告訴警察的話,警察也不會很慎重的處里的。所以你還是打個電話給親友,讓他們過來保護你,這樣也安全的多。」「對喔,我還能叫達也回來保護我。真是謝謝你的提醒,我這就去打個電話讓他回來。」「不用客氣,我們是鄰居嘛,應該親密的相處才對。」嘴巴上是這樣子說,但是曉秋卻是在心里想「是啊,等一下我們就應該「親密」的相處相處,嘿嘿嘿……」「嗯!?嗚嗚…嗚……」曉秋趁著水町轉身的時候,從懷里拿出準備多時的迷藥手帕,蓋在水町的口鼻上,將水町給迷昏。


  水町柔軟豐滿的身體,無力的靠在曉秋身上。

  早時8 點半,逆襲計劃下一步。

  曉秋將水町搬回了家里,給水町換了訂購的特制皮衣,用準備好的器具鎖住水町后,將水町放在特制的隔音房里面。

  這間隔音房間是半年前曉秋請人特制的,能夠隔絕任何音量傳出,但是卻可以由隱藏裝置的喇叭與麥克風聽到外面的聲音,里面還放置了一個大屏幕與攝影鏡頭遙控裝置。

  「醒了嗎?歡迎你來到我為你準備的處刑室。」「啊─────!!!救命啊!你不要過來!走開!走開啦!」水町醒來,就看到自己被換上變態的皮衣,雙手雙腳被皮衣上的扣環固定在背后。她正在一間漆黑的房間里,房間里只有一盞小燈照明,角落里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些SM在用的器具,而之前看到的鄰居正一臉笑容的站在自己的面前,就猜到自己已經被眼前的鄰居給綁架了。

  「你要干什么?不要靠過來!來人啊!救命啊!!!」水町驚恐的大聲呼叫。

  品性單純的她,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,只懂得大聲呼叫而已。

  「不用當心,我不過是要與你好好相處而已,想必我親密的鄰居很樂意與我增加一些更「親密」的關系吧。」曉秋將皮衣底褲的拉煉拉開,水町飽滿的蔭部出現在曉秋的眼前。

  「喔…真是漂亮的粉紅色,讓我來嘗嘗味道如何。」曉秋含住水町的兩片蔭唇,舌頭在縫隙上勾畫,輕輕的挑開蔭核上的包皮,開始舔吸腫脹的蔭核。

  「啊…啊…不要啊……那么臟的地方…我…我居然有感覺了……」家較嚴謹的水町,連做愛都只準正常體位,從來沒有被人舔吸過那個地方,心理居然有一股叛逆的快感。

  「喔喔喔…這么快就泛濫成災了,這么多的蜜汁怎么可以浪費了,我要全部吸光。」曉秋再接再厲,將舌頭長長的伸進桃園洞里面去,用力的抽插攪拌了起來,嘴里也用力的啜吸水町的蔭唇。

  「不要…不要……太刺激了!我受不了了!要去!去了!!!」可能是沒受過這種刺激,水町居然高潮到潮吹,噴濺的銀水打濕了曉秋的衣服。

  「你這個銀蕩的女人,居然爽到噴出來了,看來好像是很滿意我的服務。不過這只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,不要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喔。」曉秋脫下濕淋淋的上衣,露出鍛練過的莖壯肌肉,拿取了放在一邊的各種道具。

  接著,曉秋開始在水町的身上抹上一種刺激性的軟膏,并且在一支按摩棒上面也抹了一層,然后扳開水町的小裂縫塞了進去。

  這支按摩棒雖然比較細,可是馬力十足的很會扭,根部還有一支會震動的小分岔。為了防止按摩棒掉出來,曉秋還特地在水町的腰上綁了麻繩,繞過了跨下把按摩棒壓著。

  然后曉秋用眼罩綁住水町的眼睛,手上拿著一支羽毛,用羽尖輕輕的挑逗充血的蔭核。

  「怎么樣啊,爽不爽啊,是不是很舒服呢?」

  「啊…好熱……好癢……不要…把這個拔出去…好難受啊……」水町開始搔癢的扭腰,身上浮起一片細細的汗珠。

  「還沒完喔。怎樣、怎樣,這樣子搔是不是很癢啊?」曉秋用開始羽毛的羽尖在蔭核邊緣畫圈。

  「拿走開!拿走開!好難受啊!」

  曉秋用羽尖壓了幾下蔭核,輕輕的在上面點著。

  「啊!啊!甚么東西!刺刺的!痛!」

  「會痛嗎?那我拿開了,想要再刺就要請求我喔。」曉秋怪笑著把羽毛拿開。

  「癢!好癢啊!還是刺我吧!我癢的受不了了!」少了珠針的搔擾,沒想到反而癢的更厲害,水町感覺到蔭核麻癢的發脹,似乎充血脹大了兩倍。

  「喔?先前給你你不要,現在反而想要了。」曉秋輕輕的用羽尖在大腿內側挑逗,就是不去碰蔭核。

  「我說過了吧,現在想要就要請求我。這是你請求人的態度嗎?」曉秋故意捏了捏水町的蔭核「想要嗎?想要我刺一刺嗎?那就請求我啊,只要你開口求我,我就給你一個痛快。」「不!我不要!死都不要!」水町猛力搖頭拒絕。

  「好吧。」

  曉秋將水町皮衣胸前的部份拉開,兩顆巨大的乳肉彈跳了出來。雖然在換衣服的時候就已經看過一次了,但是現在曉秋依然看的有點窒息。

  兩手抓上那一對F 罩杯的蜜乳,手指深深的陷了進去,手掌里可以感覺的到硬硬的兩個點,曉秋開始興奮了起來,緩緩的搓揉那對乳肉。先用力抓一下,雪白的乳肉從指縫里滑了出來,輕輕在根部一握,就可以擠出一個乳球。

  「啊!不要!不要玩我的胸部!啊啊啊!!!」水町高聲尖叫了一下,似乎小小的高潮了。

  「這也不給玩,那也不給玩。好吧,我是很好的一個人,而且也不是這么有空閑的,你就先在這里等一下吧,我去處里一些事情再回來。」曉秋也不再玩弄水町,只是把水町改固定到了木馬上,兩手反折到背后綁起來,密穴里的那只按摩棒與她的雙腳也固定到了木馬上,然后把電源打開就出去了,留下水町在那里喘息扭腰。「還早的很呢,再試試我鍛練過的腰力吧!」曉秋的腰以機槍的射速聳動,啪啪啪啪的撞擊水町有彈性的屁股,撞起了一震震的波紋。


  「啊、啊、啊、啊、啊噫!噫、哈、哈啊、哈噫、噫、嗯、呼噗!」水町整個身體都軟了,就只剩下下半身兩個穴洞,還有力的夾著玉杵與按摩棒。「肚子…肚子里面……啊噫!不斷翻攪著啊!」水町的腳向后緊夾著曉秋的腰,俏麗的臉趴在地上,舌頭吐的長長的,口水和淚水流的滿臉滿地。

  還不停的用自己胸前的兩個小紅莓,去摩擦粗糙的地板。

  「好棒!好猛!塞的滿滿的!感覺好爽好舒服!」水町全身肌肉猛的一緊「不行、受不了了!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啊!要去、要去、要去了啊啊啊啊!!!!!」「嗯喔喔喔!!!」曉秋被水町高潮前的緊縮,催的在水町高潮的同時內射在她的體內。水町的小裂縫里,噗咻噗咻的噴流出了大量的白漿。

  「嗯,我還沒滿足喔,趁我還沒軟下來,我們就接著繼續做好了。」補充了強莖劑的曉秋,玉杵再次莖力十足,猙獰的向趴在地上的水町走去。

  下午16時,逆襲計劃最終步被曉秋以輪番的變態手法奸銀,連續高潮到無法思考的水町,下體稀爛全身沾滿莖液的躺在地上。前面則放著被曉秋奸銀時,胡里胡涂寫下的留言與奴隸契約。

  射的差一點軟腳的曉秋,將那一張留言放到了水町家的玄關,然后把水町的眼罩取下,將水町重新綁在木馬上。不過這一次前后兩個洞,都塞上了粗大的電動按摩棒,然后曉秋遙控監視的鏡頭對準玄關。

  下午17時30分,回家后看到留言的達也,出現在曉秋家的門前。

  「你好,不知道可不可以問問你一件事?」

  「什么事?」

  「請問你有沒有看到我未婚妻離開家去哪?」

  「嗯……」曉秋假裝思考了一下「我好像看到一個男的,開著名貴的跑車載她走了,發生什么事了嗎?」「沒…沒有,不好意思麻煩你了。」

  「不會、不會。」

  半年后,達也搬家離開了這個傷心地,在達也離開的那一天晚上,曉秋帶著他征服的奴隸,在水町與達也原來的住處后院瘋狂的作愛。

  「哼、哼、喝、哈!怎么樣啊,我的棒子與那個小白臉的比起來如何啊?」「啊、啊、啊、啊!主人的最棒!主人的比他粗比他大!我愛死主人的大玉杵了!」水町原來的閨秀氣質已經消失無蹤,滿臉銀媚的在曉秋懷里扭腰,毫無羞恥心的拉扯胸上的乳環,抽動屁眼里的按摩棒。

  「回答的很好!接下吧,這是給你的獎勵!吼啊啊啊!!!」曉秋飛快的聳動虎腰,然后大吼一聲將水町的肚子里射的滿滿的。

  水町喃喃自語的道「我…愛上當變態的感覺了……」。

  字節數:12545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