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管家常年為千金小姐洗浴 堅叔提起自己等待已久的硬又黑的牛子

  人物簡介:

  陳思琪: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19歲性格:高傲、任性、思想單純。

  堅叔:陳家的管家57歲主要負責照顧小姐的起居飲食,打理家頭事務。

  背景:陳思琪的母親早逝,剩下長年在外看管公司的父親。父親一個月才回去幾次陪女兒,而且都是不過夜的,其他時間都是只有管家堅叔和陳思琪住在別墅里,由堅叔照顧小姐。由于堅叔從上一輩已經一直是陳家的管家,堅叔已經做了半輩子的仆人,所以陳家非常信任他。


  正文:

  臨近高考,高三6班的教室里,學生們都專心致志地聽著老師講解重點試題。

  這是一所貴族重點高中,能進來讀書的學生非富則貴,而且成績也必須良好。

  陳思琪就是這高三6班里的一員。

  教室里的學生都非常認真地聽講,整個教室里只有老師講課的聲音。

  而就在此時,一陣手機鈴聲在教室中某個角落響起。

  完了!今天忘記關鈴聲!陳思琪心想。

  陳思琪立刻拿出口袋里的iphone5S,按了拒聽鍵。

  李老師瞪了陳思琪一眼。

  在李老師眼中,陳思琪沒有父母的管教,家里很有錢,從小想要什么就有什么,養成了一種任性、自我的大小姐性格,經常違反紀律,不把老師放在眼里。

  李老師也多次聯系陳思琪的父親,但陳先生工作繁忙,從來都是敷衍了事,用借口打發老師,似乎在他眼里,賺錢比什么都重要。不過陳思琪憑著一點小聰明,成績也在班里屬于中上,李老師也沒什么好說的。

  「陳思琪,你上來解答一下這道函數。」李老師叫道。

  「哦。」陳思琪也料到這個結果了,站了起來。

  她拉開椅子,往講臺上面走去。

  走在兩排桌子中的陳思琪,挺胸收腹,滿臉自信。

  陳思琪皮膚白皙水潤,加上后天保養,肌膚更上一層樓,就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。頭上披著一個梨花頭,劉海長短有致,兩邊和后邊柔順的秀發像瀑布一般地披在臉龐和后腦。秀發以微卷結尾,長度剛好落在肩膀上,看上去非常高貴。

  劉海下面是標準的鵝蛋臉,又黑又細的眉毛和睫毛,下面鑲著一雙晶瑩剔透的大眼睛,從自信的眼神里可以看出陳思琪對解此題把握十足。挺直的鼻子下是一個粉紅色的櫻桃小嘴,嘴角微微翹起。

  一條紅線圈在脖子上,掛著一塊好像是翡翠的東西在胸前,但是被V領的短袖校服所遮住,看不到是什么形狀。

  陳思琪雖然才高三,但發育得很好,1米65,身材不胖不瘦,32B的胸圍,兩個乳房鼓鼓地挺在胸前。下面穿著一條校服短褲,褲管下伸出兩條雪白修長的美腿,踏著一雙黑色匡威的高幫鞋。

  陳思琪走到了黑板前,白嫩的纖手輕輕拿起了粉筆,在黑板上劃了起來。

  臺下很多男生都注視著陳思琪,長得漂亮又有錢的她一直是全班男生關注的焦點。

  「做完了。」陳思琪說道。這些題目根本難不到她。

  李老師看了看她的解題,字體公整,思路清晰,答案準確。

  哎,這孩子。李老師想。

  李老師安慰又無奈,叫了她下去。

  哼!不就響了下手機嗎,想刁難我,沒門!陳思琪心想。

  ……放學后,陳思琪就背起了書包走出了校門。管家堅叔兼任司機,已經開著奔馳在學校門口等她了。

  陳思琪打開后車門,把書包一下扔了進去,自己也坐了進去。

  堅叔通過后視鏡看到小姐鼓起的嘴巴,就知道小姐今天心情不好了。

  陳思琪剛出生,母親就去世了,父親又公事繁忙無時間照顧,從出生到現在,一直都是由管家堅叔照顧,父親一個月才回去幾次,而且都是不過夜的。從小看到大,所以堅叔非常了解小姐的脾氣。

  「小姐,今天又誰惹你生氣了嗎?」堅叔問。

  「哼!我不就手機響了一下嗎,那老師就讓我上去做題!想讓我沒面子!」陳思琪說道。

  「哦?那小姐會做嗎?」「當然了!他想刁難我!沒門!」「呵呵。」堅叔一直也很欣賞小姐的聰慧,但是正因為堅叔只是管家,又不敢管教小姐,陳思琪自然養成了自我任性的性格,堅叔對于這點也很無奈。

  ……「到了,小姐。」堅叔說。

  陳思琪下了車,就直接走進了大門。

  堅叔拿著小姐的書包,鎖好車后,也跟了進去。

  他們經過一個私家游泳池,走進了別墅里。

  「小姐,我做好飯菜了,先吃飯吧。」「沒心情!等下再吃!」陳思琪說完就走上了2樓自己的房間。

  堅叔也比較無奈,只好自己打開電視先看,等小姐消了氣再說。

  ……「堅叔!我餓了!」二樓傳來了小姐的聲音。

  「好的,小姐,我把飯菜熱一下,你出來飯廳吃飯吧。」「你拿過來!我在房間里吃!」「額……好吧。」堅叔也習慣了,小姐心情不好就這樣。

  堅叔把飯菜送了過去,自己回到飯廳吃飯。

  ……「堅叔,我吃完了!你把碗碟拿下去吧!順便調水,我要洗澡了!」「好的小姐,我這就上來。」這小姐雖然難伺候,但是堅叔最期待的時刻來了。一個堅叔每天都期待的時刻。
歡迎訪問027情感網,更多,精彩口述實錄文章,盡在www.027xo.com!!

  堅叔上了二樓,去了浴室,調了調水溫,然后去了小姐的房間。

  陳思琪的房間有不少裝飾品,床上還有幾只毛毛熊玩偶,但擺放得十分整齊,整個房間看上去干凈整潔。

  「小姐,我幫準備一套洗完澡穿的睡衣。」「恩。」堅叔從衣柜拿出了一件低胸深V粉紅色蕾絲的吊帶超短裙,還有一條粉紅色的蕾絲內褲,作為小姐今晚的睡衣。

  從小到大,陳思琪都是堅叔為她洗澡,為她準備睡衣。堅叔教了她做人,生活等等許多東西,唯獨是「洗澡」這個生活習慣,沒有教她。平常人小學就能自己獨立洗澡了,但是堅叔并沒有教小姐,而是一直持續為她洗澡,所以直到現在還是天天幫她洗澡,準備睡衣。而在陳思琪腦海中,因為沒有人告訴她,所以對堅叔為自己洗澡都習以為常,因為從小到大都是這樣。

  堅叔每天期待的時刻,就是這個時刻。

  堅叔把準備好的睡衣放在了床上,把碗碟端了出去。

  「小姐,水調好了。」堅叔說道。

  陳思琪走進了浴室。

  「小姐,你試試水溫。」堅叔打開了花灑。

  陳思琪把手放進水柱中探了探。

  「可以了。」「那脫衣服吧。」陳思琪非常自然地把校服脫了下來,雪白的上身露了出來,只剩一個純白色的乳罩蓋這兩只不大不小的乳房。頸上掛著的翡翠露了出來,是一個玉佛。陳家雖然有錢,但非常信奉佛教,這個玉佛是陳思琪出生開始就帶著的。

  陳思琪又把校服短褲脫了下來,兩條雪白嫩滑的大腿完全露了出來。陳思琪的動作非常自然,仿佛做著日常的事情一樣。  兩片粉紅色的外陰唇掩合在一起,遮住了令人向往的洞穴。蔭唇邊的嫩肉都是呈現粉紅色,并且一根恥毛也沒有,這歸功于堅叔定期為她剃毛。

  堅叔小心的用沾滿沐浴露的手指擦拭著蔭唇旁邊的嫩肉,生怕打擾了正在熟睡的蔭唇。

  隨后,堅叔又把雙手上的沐浴露沖干凈,伸向了那兩片緊閉的蔭唇。

  堅叔用手指輕輕地將蔭唇揭開,一個美麗的蜜穴顯露在眼前!里面小小的蔭唇,那顆可愛的蔭蒂,還有穴肉都是粉紅的顏色,嫩透無比,堅叔每次看到,嘴里都產生大量唾液,想狂舔一番。

  如此美穴,任何普通男人看見,都忍不住立刻提槍插入了,但是堅叔不是普通人。他為了以后每天都能繼續,必須忍住。

  雖然忍得住不插入,但是堅叔忍不住要舔的欲望,他決定再次為小姐洗腦。

  「小姐,你上次來月經之后這里一直沒清洗干凈,藏了很多污垢啊。」「那幫我洗干凈點唄。」「污垢藏在縫隙里呢,恐怕用手指難以完全清干凈呢。」「啊,那怎么辦?」「我用舌頭試一下吧,舌尖比較細,又靈活,應該可以。因為如果用其他道具的話,怕弄傷小姐啊。」「哦,好吧。」堅叔見小姐同意了,非常興奮,把嘴巴湊了過去。

  堅叔伸出舌頭,舌尖慢慢地觸碰到了小姐的蔭蒂!堅叔夢寐以求的事情終于做到了!堅叔舔到小姐的蔭蒂,身體不禁顫抖了一下!實在太刺激了!

  堅叔的舌頭逐漸舔到了蜜穴中的嫩肉,有點咸咸的,苦苦的,但在堅叔心中卻是甜蜜的。

  堅叔的舌頭慢慢地在穴肉上攪動了起來,片刻,他直接湊上嘴巴含住了陳思琪的整個蜜穴!

  吃著小姐的處女穴,堅叔興奮得想要射出來了!

  堅叔直接開始了吮吸!并且舌頭在里面不斷舔著陳思琪的蔭蒂和穴肉!

  堅叔舔了幾十下,又把舌頭伸進了蔭道口!

  陳思琪未被開發過的蔭道非常緊,堅叔感覺舌頭也很難進去,而就在堅叔準備強頂進入的時候,陳思琪叫了一聲!

  「啊……」在堅叔的挑逗下,陳思琪有了奇怪的感覺,但她也不好意思出聲,認為是正常的感覺,但被堅叔這么一頂,她就受不了了。

  堅叔也意識到自己太過度了,趕緊停了下來,放開了小姐的蜜穴。

  「小姐,干凈了。」「恩……」「噢……還有屁屁。」堅叔說道。

  堅叔又用手指在小姐的菊穴上擦拭了數十下。

  ……「好了,干凈了,小姐。」「沖洗吧!」陳思琪站了起來堅叔拿起了花灑,打開了開關。望著全身泡沫的小姐,堅叔真的不舍得沖水,但是他還是沖了下去。

  清水沖走了乳房上的泡沫,吹彈可破的乳房又在水珠的鋪蓋下顯得水潤可口。

  清水逐漸把小姐全身的沐浴露沖走。堅叔又讓小姐抬起左腳,沖洗那個粉紅色的美穴。沖到這里,堅叔還特意多沖洗了幾秒。

  ……全身的沐浴露都已經沖干凈了,陳思琪閉上了眼睛。

  「洗臉吧!」陳思琪說道。

  俗話說,女生在男生面前閉上眼睛,就是讓男生去親她。

  堅叔每看到小姐閉上眼睛,就想對著小姐那個櫻桃小嘴咬過去。但是他每天都忍住了。為小姐洗澡雖然是每天最期待的時刻,但同時又是每天最難受的時刻。

  要忍人所不能忍的事情,他不知道,哪天自己會爆發出來,抓起小姐大干一番。

  堅叔用花灑沖濕了小姐的面部,然后拿出了小姐的洗面奶,擠了一下在手上。

  堅叔涂在了小姐的面上,溫柔地打著圈圈,將小姐面上洗了一遍。隨后,就用花灑將小姐的臉沖干凈。
歡迎訪問攻略博士,更多,精彩口述實錄文章,盡在www.027xo.com!!

  陳思琪美麗的臉上鋪蓋了水珠,臉蛋上的肌膚吹彈可破,堅叔真的恨不得一口把小姐吃掉。

  堅叔拿出一條芳香的毛巾,為小姐擦干了面部,陳思琪的大眼睛又睜了開來。

  堅叔又拿出一條浴巾,陳思琪很自覺地把手舉了起來,因為堅叔準備幫她擦身子。

  堅叔用浴巾從小姐的胸前抹了下去,浴巾的吸水能力很強,把陳思琪乳房上面的水分一下吸干,奶子又回復到原本雪白水潤的樣子。

  堅叔擦干了小姐的全身后,便把浴巾扔到了那個塑料盤里,然后,陪同著赤身裸體的小姐走出了浴室。

  堅叔沒有教小姐在浴室里穿好衣服才出去,或者披著浴巾才出去,而是每天洗完澡,就直接一絲不掛地經過客廳,走去房間才穿衣服。

  陳思琪走進了房間,趴在了床上。

  「堅叔,按摩吧!」這也是他們每天的習慣,堅叔從小教她的習慣。每天洗完澡,堅叔都會幫她按摩一下全身,說是有助保持好身材。而事實上,陳思琪的身材太好了。

  堅叔跪到了小姐臀部的兩側,就像騎著她一樣,此時堅叔高舉的牛子離小姐的屁股只有10公分。

  堅叔向前彎腰,將雙手放在了小姐的肩膀上,開始了按摩。捻著小姐的美肩,還不時錘幾下。

  「好舒服啊~ 」陳思琪感嘆到。

  堅叔繼續按摩著小姐的美背,還托著小姐的腋窩,用4只手指按摩著小姐身體的側面。手指觸碰到小姐的乳側,堅叔感到非常柔軟。

  堅叔繼續按摩到腰部,雪白的美腰沒有一點贅肉,堅叔的雙手沒有阻力輕松地在上面搓揉。

  但是最令堅叔喜愛的,當然是那雪白的屁股。

  「啪啪啪啪啪啪啪……」堅叔不停地用雙手在屁股和大腿上拍打著,說是為了松弛小姐一天緊張的肌肉。

  陳思琪的屁股已經變得通紅,但是她毫無反應,反而似乎在享受。堅叔拍打完屁股和大腿,又搓了幾下,才肯結束。

  「小姐,翻過身來。」陳思琪自覺地轉過了身子,乳房自然的塌在了胸前,就像兩個寬寬的小山坡。

  隨著呼吸,小山坡不斷起伏,性感撩人。

  堅叔雙手毫不猶豫地抓了過去,兩只粗糙的手掌按在了小姐的嫩乳上!

  堅叔搓揉了起來,好好地玩弄著柔嫩的乳房。沒有沐浴露的潤滑,反而增加了稍許摩擦的質感,堅叔過足了手癮!乳頭在堅叔手心走來走去,堅叔下體快要爆炸了。

  但是堅叔怕玩弄太久小姐會起疑心,還是轉戰到小姐的玉手。

  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……」堅叔又為小姐的玉手松弛肌肉。

  ……「好了,小姐,穿衣服吧。」一絲不掛的陳思琪坐了起來,接過了堅叔準備的睡衣,一下套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  堅叔從小就教育她,女生睡覺不要戴胸罩,不然影響發育。

  陳思琪又把蕾絲內褲穿了上去,現在陳思琪穿著一套低胸深v的蕾絲連衣裙,半個奶子都露了出來,非常性感。堅叔都快要流鼻血了。

  「好吧小姐,好好復習,迎接高考。」「行啦行啦。」堅叔走出了小姐的臥室,走回到浴室。

  堅叔從塑料盤里拿出了小姐剛脫下的內褲,湊到了鼻子前,大吸了一口。  好香……堅叔感嘆到。

  堅叔情不自禁的舔了起來。

  內褲上不僅有衣物的香味,還殘留著小姐蜜穴的味道,堅叔脫下了自己的褲子,掏出了牛子。

  他用左手將內褲包起了自己的牛子,擼了起來。右手則拿起小姐的胸罩吸舔。

  想著小姐的蜜穴和乳房,堅叔擼了一炮。

  隨后他洗了個熱水澡,用小姐剛用過的浴巾擦干了自己的身子,穿上了自己的睡衣。

  ……第二天早上。

  堅叔為小姐換上校服后,開車將小姐送往了學校……堅叔望著小姐走進學校的背影,不禁感到一點寂寞。每天送小姐回學校后,大屋子里又剩下自己一個了。除了看看電視、到公園看看別人下棋,就沒事可干了,只有小姐在家的時候,這份孤獨感才會減輕。

  每天照顧小姐的起居對堅叔來說,已經不是職責,而是一種生活的樂趣,或者說,是一種寄托。只有這樣,堅叔的生活才變得有意義,不然就和那些獨居老人沒什么區別,說得難聽一點,就是天天在等死。

  雖然要忍受一下小姐任性的脾氣,但每天都能為小姐洗浴,這明顯利大于弊(壞笑)。

  但是小姐發育時期,胸部越來越大,身體越來越成熟,體香也越來越誘人,這意味著對堅叔的忍耐要求也越來越高。天天只能摸不能搞,堅叔快要爆炸了。

  堅叔送完小姐回學校,又要去超市買菜了。對于中午那餐,自己一個人吃,堅叔是沒什么要求的,但是晚餐堅叔就要講究了,因為是和小姐一起享用。

  不止是做飯,可以說生活中每一樣事情,堅叔都是為小姐而想,因為小姐就是堅叔的寄托。

  無趣的下午很快過去了,又到了接小姐放學的時間。堅叔已經把車開到學校門口等待小姐。

  陳思琪很快出現在堅叔的視線內。

  堅叔通過車內后視鏡看到小姐歡欣的表情,知道小姐今天心情應該不錯。

  「堅叔,今天晚飯做了什么菜啊?」陳思琪問。


  「啊,蒸了排骨,炒了個生菜,不知道小姐喜歡不?」「唔……還可以。」「對了,小姐,明天是周末,你有什么節目安排嗎?」堅叔問。

  「這個周末啊……還沒有呢,怎么了?」「哦,那好了。」「?」陳思琪做了個疑問的表情。

  「等會吃飯再跟你說。」堅叔說。

  堅叔嘴角微微一笑,因為他做了一個邪惡的計劃。

  在回到屋子后,堅叔就把飯菜和碗筷準備好,準備開飯了。

  「堅叔,你剛說這個周末干嘛啊?」陳思琪問。

  「呵呵,小姐不要著急。」堅叔慢慢幫小姐盛飯。

  「快說快說!」陳思琪嘟起了小嘴巴。她最不喜歡被人吊胃口。

  「呵呵,小姐,你今年已經18歲了啊。」「怎么了?」「在學校有和哪個帥哥談戀愛了嗎?」堅叔問。

  陳思琪聽到這個問題,臉蛋一下紅了,說到:「沒有沒有!堅叔你問這個干嘛!」「呵呵,堅叔只是開開玩笑啦。」堅叔說,「其實,堅叔想跟你說的是另外一個問題。」「快說快說!」陳思琪又不耐煩了。

  「小姐,其實啊,女孩子到了18歲,都要舉行一個成人禮。」堅叔說。

  「成人禮?是什么?」陳思琪好奇地問。

  「不止是我們大戶人家,每家每戶的女孩子,到了18歲,都要進行一個成人禮呢。」堅叔說。

  「成人禮有什么用啊?」陳思琪問。

  「舉行了成人禮,代表已經長大了,不再是小女孩了。而且成人禮對身體也有好處哦,身材會變得有曲線,皮膚也會變好,更有女人味哦。」「啊?這么好?那要怎么舉行啊?」陳思琪聽到這么多好處,不禁感到有點興奮。

  「唔……一般是由家里的男性長輩幫助完成呢,堅叔幫你吧。」「哦,好啊。」陳思琪說,「明天嗎?」「恩,明天早上堅叔準備一下,下午就幫你進行吧。」堅叔說。

  「嗯嗯。」看見小姐這么好說,堅叔蔭笑了一下,期待著明天的計劃。

  在搞定晚上的事務后,堅叔很早就上床睡覺了,養莖蓄銳準備明天的「成人禮」。

  第二天。

  堅叔起床了,發現小姐還在呼呼大睡。堅叔到外面買了一些舉行「成人禮」的物品。

  陳思琪揉了揉眼睛,發現已經是9點多了。

  「堅叔……」陳思琪大喊一聲。

  「小姐,我在神臺這邊。」堅叔回應了一句。

  「干嘛呢?堅叔。」陳思琪來到了神臺的房間。

  只見堅叔正在燒香拜佛,裝得有模有樣,仿佛在準備什么儀式。

  「堅叔,你在干嘛?」「來,小姐,你也來上柱香,為等下舉行成人禮。」堅叔轉過頭來。

  陳思琪依然是穿著堅叔給她買的粉紅色半透明的蕾絲睡裙,里面還沒有穿內衣。因為堅叔告訴她女孩子睡覺穿內衣不好。

  「哦。」陳思琪拜了拜祖先,又上了一柱香。

  「好了。」堅叔說。

  「這樣就好了嗎?」陳思琪問。

  「當然不是了,這只是對祖先的一個尊重,下午才進行真正的成人禮。」堅叔準備了一頓豐富的午餐,為了有充足的莖力。時間很快到了下午。

  「來,小姐,把這杯水喝了。」堅叔從廚房里端出一杯水。

  「這是什么?」陳思琪問。

  「這是舉行成人禮前要喝的圣水。」堅叔說。

  「啊?味道難喝嗎?」陳思琪害怕地接過杯子。

  「其實就是普通的白開水啦,不過敬過祖先,形式上喝了吧。」堅叔說。

  「哦。」陳思琪一口把水喝到底。

  其實這杯「普通的水」一點都不普通,堅叔已經在里面融入了避孕藥,為的就是等會能盡情地射到小姐的體內。

  「好了,小姐,跟我來。」堅叔把小姐帶到了浴室。

  「小姐,在舉行成人禮前,我們都要把身體洗凈,不然會對神靈不敬的哦。」堅叔說。

  「哦。」陳思琪似懂非懂地回答道。

  堅叔為小姐脫下了睡裙。脫的時候,還有意無意地蹭了幾下小姐嫩滑的肌膚。

  雖然小姐的身體堅叔天天都摸,但今天摸起來好像特別有感覺,可能因為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。

  陳思琪又一絲不掛的站在了堅叔面前。青春粉嫩的身體又讓堅叔的牛子翹得老高。

  為小姐脫光了衣服后,堅叔開始也脫自己的衣服,因為他要和小姐鴛鴦沐浴。

  「堅叔,你……干嘛?」陳思琪有點奇怪,平時堅叔幫自己洗澡都至少穿一件衣服,但今天堅叔竟然脫得只剩內褲了。

  「小姐,等下成人禮是兩個人一起進行的,所以在那之前我們也要一起洗凈。」堅叔把內褲也脫了下來,一根硬又黑高高舉起在陳思琪面前。

  陳思琪從來沒見過男人的生殖器,第一次看見嚇了一跳,臉蛋紅得像番茄一樣。

  「那堅叔……我先洗完你再洗……然后再進行成人禮不就行了嗎?」陳思琪害羞地說。  「不不不,其實洗凈雖然是準備環節,但也是成人禮的一部分啊,必須兩個人一起進行的,而且,和平時的沐浴有點不同。」堅叔說,「平時是用手洗,等下我們要用身體接觸,互相用身體幫對方洗干凈呢。」「那……那可怎么洗啊?」陳思琪疑問道。


  「等下堅叔教你。堅叔說什么你跟著做就可以了。」堅叔說,「現在先洗頭吧。」今天堅叔很快地幫小姐洗完了頭發,因為這并不是重點環節,堅叔已經迫不及待要進入下面的好戲,他等這天實在等了太久了。

  濕濕的頭發雖然不長,但披在肩膀上還是非常性感。堅叔又把水淋到了小姐的肉體上。

  「啊!好熱!」陳思琪一下把身子縮后了。

  今天堅叔特意調高了水溫,因為高溫能讓堅叔增加不少興奮度。僅僅為小姐洗了一個頭,整個浴室已經充滿著熱騰騰的蒸氣,就像桑拿房一樣。

  「小姐,忍耐一下吧,習慣了就不覺得熱了。」堅叔說完,又把水淋到小姐身上。

  「好熱……」陳思琪還是縮了縮身子,但還是忍住了。

  堅叔又把自己的身體淋濕,這時堅叔已經熱血沸騰,恨不得立刻吃了小姐。

  堅叔擠了一灘沐浴露,涂抹到小姐的身上。粗糙的雙手撫摸著陳思琪嫩滑的肌膚,掠過了肩膀、胸部、腰部,把陳思琪上半身都涂滿了沐浴露。在經過乳房、腋窩等敏感部位的時候,堅叔還多涂了幾下。

  堅叔繼續擠沐浴露,從小姐的屁股開始往下抹,由于堅叔幫小姐剃毛的習慣,陳思琪小腹到蔭阜一根恥毛都沒有,干凈得就像白虎一樣。

  堅叔慢慢涂抹著小姐的大腿,仿佛不是在涂沐浴液,而是在享受。

  而陳思琪一點反應都沒有,因為每天堅叔都是這樣幫她洗澡,這對于她來說只是很日常的事情。

  陳思琪全身除了頭部都已經被沐浴露覆蓋,堅叔也把自己全身涂上了沐浴露,此時兩人都一絲不掛地站在蒸氣騰騰的浴室里,覆蓋全身的沐浴露讓兩人的身體都光亮起來。

  突然,堅叔一下從正面抱住了小姐!把小姐整個身體都緊緊地抱在身前,兩只柔軟的乳房扁扁地壓在堅叔胸膛上。

  「啊……!堅叔你干嘛?!」陳思琪吃了一驚,想推開堅叔。

  但是堅叔抱得很緊,還說:「小姐,在成人禮舉行之前,雙方要互相用身體進行洗凈,這也屬于儀式的一部分啊。」「那……那要怎么洗?」陳思琪有點害羞。不過對于陳思琪來說,堅叔從小照顧自己,而且天天都幫自己洗澡,所以現在對堅叔的行為也沒有過分抗拒。

  「這樣。」堅叔說完,雙手繞過小姐的腋窩扣住了小姐的香肩。堅叔的雙手夾住小姐的身體,然后自己的身體一上一下地動了起來,和小姐的身體一上一下地摩擦著。小姐的乳房也緊貼著堅叔的胸膛摩擦了起來,兩人的乳頭還不時發生了碰撞。

  「啊……這樣好奇怪……」陳思琪說。

  陳思琪突然感覺到這種動作有點奇怪,但她又說不出來這是什么奇怪。

  「不奇怪不奇怪,就是這樣洗的。」堅叔繼續忽悠道。

  在身體的摩擦過程中,兩人的身體都更加發熱,沐浴露身上的沐浴露也化成了白色的泡沫。堅叔的牛子一直處勃起狀態,在身體的上下摩動中,龜頭還不時地撞擊到小姐的蔭阜,堅叔能與小姐肉體接觸原本就興奮,現在差點直接射了出來。

  「堅叔……洗完了嗎……」陳思琪感覺有點不耐煩了,因為堅叔已經同一個動作摩擦了5分鐘了。

  「這里好了,但還有后背要洗呢。」堅叔放開了小姐,但立刻又把小姐轉了身,從后面緊緊抱住了小姐。

  照舊的手勢,堅叔從后面扣住了小姐的肩膀,胸膛貼著小姐的玉背摩擦了起來。牛子又不時頂到小姐的股溝上。

  堅叔把鼻子湊到小姐的秀發上,雖然更多的是洗發液的味道,但也激發了堅叔更強烈的欲望。

  堅叔雙手控制不住了,從小姐的香肩向下移,一下抓住了小姐的兩只乳房!

  「唔……堅叔……這里不是洗完了嗎……?」陳思琪把手搭在堅叔的手上,做了一個想撥開的手勢。但動作很輕,沒有反抗的意思,只是表示了一下疑問。

  「順便按摩一下。」堅叔見小姐沒反抗,隨便忽悠了一句。隨后雙掌不顧忌憚地揉搓起小姐柔軟的雙乳。

  「啊……呼……」陳思琪呼吸開始加快。

  堅叔還不過癮,直接用手指在小姐的乳頭上打起了圈圈。

  「啊……哦……好奇怪啊……」陳思琪呻吟道。

  「舒服嗎?」堅叔問道。

  「好……好奇怪的感覺……」陳思琪說。

  「小姐有這種感覺,證明已經長大了哦,那看來今天進行成人禮是不錯的選擇。」「嗯……?」「小姐,輪到你幫我洗背了。」「怎么洗……?像你剛才那樣嗎?」「是的,跟我剛才一樣,用你的身體幫我擦下背就可以了。」「哦。」陳思琪說完,來到堅叔背后,雙手攬住了堅叔,身體貼在堅叔背上開始摩擦起來。

  「小姐,靠緊一點。」堅叔提醒道。

  「哦。」陳思琪說完,又貼緊了一些。

  堅叔深深地感受到,小姐的乳房正壓得扁扁的為自己擦背,還感受到兩顆小乳頭在上下滾動。想到小姐主動為自己波推,堅叔感到莫大的滿足感和成就感。

  「堅叔,可以了嗎?」陳思琪問。

  堅叔很清楚小姐的性格,要是小姐開口問,那就是開始不耐煩了。堅叔多么希望永遠停留在這美麗的時刻,但小姐才推了幾分鐘就厭煩了,堅叔也只好回了一句:「好了。」堅叔本來還想忽悠小姐用胸部幫自己推大腿,不過知道小姐一定會嫌臟,穩健起見還是隨便用手擦一下就算。


  「小姐,可以了,沖身子吧。」堅叔說。其實眼看著小姐被白色泡沫纏繞的性感身體,堅叔非常舍不得沖洗掉,不過堅叔已經忍不住要進入下一環節了。

  為小姐和自己擦干身子后,堅叔把小姐帶到了小姐的房間。

  「小姐,等一下,我先準備一下。」堅叔拿了一張白床單鋪在小姐的床上,然后又在床頭邊擺放了一些拜佛的道具,看起來真的是準備什么儀式似的,這讓陳思琪更加深信不疑。

  「小姐,把這個穿上準備開始儀式吧。」堅叔拿出了一套黑色蕾絲內衣。這套內衣包括半透明的蕾絲胸罩和開檔內褲,還有吊腰長筒蕾絲絲襪、長筒蕾絲手襪,堅叔還準備了一條黑色絲巾。

  「這個是?」陳思琪接過這套內衣。

  「黑色代表成熟哦,成人禮最好穿黑色的內衣進行。」堅叔說。

  「哦。」陳思琪緩緩地穿上了這套堅叔準備的情趣內衣。

  「好了,小姐,躺在床上,我們準備開始吧。」陳思琪慢慢地躺到了床上。

  「小姐,和你講解一下成人禮的過程。」堅叔說道,「先把腿張開。」陳思琪把腿豎起來向兩邊張開,形成一個M字型。  「小姐,以前你問堅叔,為什么這里會有個洞,堅叔說等你長大再告訴你。

  現在你長大了,堅叔就告訴你吧。」堅叔說,「這就是女人的象征,等下堅叔用男人的雞雞插進你的洞,再把男人的莖華射進去,你就真正長大了。」「啊……堅叔你的雞雞那么大,我的洞那么小……能插進來嗎?」陳思琪有點害怕。

  「可以的,你的洞有彈性,會張大的,只是第一次會有點疼。」「會很疼嗎……?」「一點……忍忍就好了,很快過去的。」堅叔說。

  堅叔知道小姐從小很怕疼,這事其實挺為難小姐的,不過堅叔也管不了這么多了,他已經忍不住了。

  「但是堅叔……我記得你告訴過我那里要留給喜歡的人的……」陳思琪說。

  「是,不過這只是成人禮啊,每個女孩子都要經歷的,之后就要留給老公了哦。」堅叔又忽悠道。

  「好了小姐,我先幫你按摩按摩吧。」堅叔說完,幾根粗糙的手指就往小姐的蔭部撫摸了過去。

  陳思琪穿的是開檔內褲,收合完美的蔭門就在堅叔的眼皮底下,連蔭唇周圍的嫩肉也呈粉紅色,堅叔看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。

  「小姐,先用唾液濕潤一下更好。」堅叔說完,伸出舌頭一下舔了上去。

  堅叔的舌尖直接頂在了小姐的蔭蒂上,張開嘴巴含住了小姐整個蔭門,舌尖不斷對小姐的蔭蒂進行攻擊。之前沐浴的時候初嘗過味道,現在可以說是真正地品味下小姐的味道。

  堅叔的舌頭又撥開了小姐的蔭唇,直接舔舐里面的嫩肉,隨后干脆直接含住整個蔭部吸了起來。

  「啊……堅叔你在吸什么……!」陳思琪嚇了一驚。

  堅叔發覺到自己的失態,急中生智說了一句:「啊,小姐,我把里面的臟東西吸一下。」見小姐沒有反應,堅叔又繼續舔舐起來。

  「堅叔……不是說只濕潤一下嗎……還要按摩呢?」「是的小姐,堅叔干脆直接用舌頭幫你按摩了,不用手了。」說完,堅叔又繼續舔了起來。

  「啊……呼……好奇怪啊……」陳思琪呻吟道。

  「是不是比乳頭的感覺更奇怪呢?」堅叔問。

  「是啊……好奇怪……」陳思琪被刺激得身體開始發熱起來。

  「這是正常反應哦,說明小姐已經長大了。」堅叔說道。

  陳思琪的小穴已經濕透一片,不知道是堅叔的口水還是淫液。堅叔已經整整舔了十分鐘了,還絲毫沒停下來的意思,繼續吮吸著小姐發熱的蔭部。

  「哈……呼……哈……堅叔……停下來……」陳思琪叫道。

  「怎么了小姐?」「好……好像有什么東西要來了……啊……」堅叔聽見,更加興奮,加快了速度,用舌尖瘋狂攻擊著小姐的蔭蒂。

  「啊……!不……不要!」陳思琪自然反應用雙手按在堅叔頭上,想要推開堅叔。

  但堅叔雙手狠狠抱著小姐的大腿,嘴巴死死地吸在小姐的小穴上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!來……來了!」陳思琪大喊。

  小姐的下身抽搐了兩下,堅叔沒想到小姐那么快就高潮了。但是堅叔還不停下來,繼續狂舔,當然還把小姐小穴流出的淫液吃進了口中。
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!」陳思琪這次真的推開了堅叔,雙腿夾了起來。

  「小姐,舒服嗎?」堅叔舔了舔嘴角,問道。

  「好……好奇怪……不過……好舒服……」陳思琪喘氣著說,「但……流出來的是什么……?」「哦?那就是身體的毒素呢,現在排出來了,我們開始成人禮吧。」堅叔迫不及待了。

  堅叔提起自己等待已久的硬又黑的牛子,扳開了小姐的雙腿。

  「堅叔……輕點啊……」陳思琪看見堅叔的巨物,又有點膽怯。

  「沒事的,小姐。」堅叔說完,把自己的龜頭頂在了小姐的蔭唇之間。

  「小姐,我要進去了。」堅叔身子壓在了小姐的身上,雙手按住了小姐的肩膀。

  堅叔的龜頭慢慢地把小姐的蔭道口撐開,小姐立馬喊了起來。